首頁 > 正文
“敲”出來的故事

  渝北區人口普查員李春豔(左)和蔣麗走街串巷,挨家挨户地敲門進行普查登記,從早晨工作到晚上八九點是常事。

  11月18日,巴南區一品街道,人口普查員岑澤珍(右)來到市民李加會(中)家中進行普查登記。

  “您好!我是人口普查員,來進行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入户登記。”

  這段時間,渝北區金山街道奧園社區人口普查員李春豔每天的工作就是逐家逐户敲門。她負責奧園社區4期160多户居民户、共計400多人的入户普查登記工作。

  進入11月,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登記正式啓動。在重慶,則有20萬名普查員走進千家萬户。

  連日來,記者跟隨多名一線普查員的腳步,直擊這次最大規模的人口普查入户登記,記錄下普查過程中經濟社會發展變化的多個“關鍵詞”。

  更智能 信息全程加密傳輸,普查員手機上不留任何痕跡

  體温測量正常,戴好口罩,穿上統一的工作服,掛好蓋有鮮章的普查員證……每日清晨,李春豔裝備齊全才出門。

  李春豔每天的工作時間“戰線”拉得很長:從早晨到晚上八九點是常事,個別時候甚至會到晚上10點。

  當然,她最忙的時間段是中午12點到下午2點、晚上6點到8點——因為這兩個時間段,“上班族”在家的可能性更大。

  李春豔乘電梯的習慣,也跟常人不一樣——“普查員需要一户户敲門,如果每層樓都按電梯的話,可能會影響居民乘電梯。所以我乾脆先到頂樓,然後再一層層步行下樓。”她笑着説,“步行下樓,總比上樓要輕鬆些。”

  走街串巷、爬樓入户,是李春豔的主要工作狀態,但有時,她也會在社區裏“轉悠”——“雖然進行了電話預約,但難保有的居民不在家,或者只有不熟悉情況的老人在,所以‘撲空’是常有的事。”她説,“在社區裏‘轉悠’,是為了‘逮’人,萬一碰到還沒普查過的居民呢?”

  對這次人口普查,李春豔一個很深的感受是更智能、更安全——

  “家裏住了幾口人?”“身份證號是多少?”“家裏人户籍都是本地嗎?”……在每户居民家中,李春豔一邊詢問,一邊用手機輸入信息。待居民在手機上簽字確認後,李春豔點擊“提交”,信息就自動上傳系統。

  她説,今年人口普查最大特色是全面採用電子化方式開展,既減輕了工作負擔,又提高了信息採集效率。

  按照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辦法規定,普查員對採集到的信息不能導出,信息將全程加密傳輸,直達國家統計局人口普查數據處理平台。更重要的是,信息提交後,普查員手機上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更開放 外籍人員越來越多,職業分佈越來越廣

  從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開始,我國將在境內居住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員納入普查範圍。今年,他們依然是普查對象之一。

  金山街道奧園社區普查員蔣麗説,此次普查中一個明顯的感受就是社區裏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員更多了。

  前不久,蔣麗敲開一户租住了3名西班牙籍人士的房門。這幾名外國人是附近學校的足球教練,來渝已有一年多,會講少許英文,中文則只會説“你好”之類的極少數詞彙。

  普查前,蔣麗已經過必要的“外事培訓”,包括禮儀、注意事項以及英語等,“按我的英語水平,日常交流還行,主要困難在於人口普查的‘職業’一欄,有時會碰到很專業的單詞。”

  怎麼辦?

  蔣麗先與物管聯繫,提前瞭解一些情況,再經物管與這幾名西班牙籍人士預約,徵得對方同意後才上門。在普查過程中,雙方仍然要藉助手機翻譯軟件,忙活老大一陣,才完成了普查工作。

  “通常,外籍人士對物管和社區工作人員還是比較信任的。但同時,預約也是他們非常看重的,貿然登門,既不禮貌,也會影響效果。”蔣麗説,如果部分外籍人士對普查員進門不很情願,她就會站在門外進行普查。

  隨着重慶經濟社會的發展,在渝工作和生活的外籍人士逐年增多。比如渝北區,目前有居住登記備案的外籍人士已超過2000名。為此,渝北區統計局成立了一支由20多人組成的外籍人士普查登記隊伍,同時還聯繫了南方翻譯學院、西政等多所高校,在必要時請外語專業的大學生協助進行現場翻譯。

  “在我市建設內陸開放高地的進程中,越來越多的外籍人士來到重慶、居住在重慶。”市統計局相關負責人説,這些外籍人士在渝從事的職業,以前多為外資企業或合資企業管理人員、技術人員,涉外學校或高校教師等;近年來,不少會計師、運動教練等外籍人士也來渝工作、生活,這些都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重慶的國際化程度越來越高。

  更富足 以前不敢想的事,現在成了每天的生活常態

  岑澤珍是巴南區一品街道的普查員,她參與了2000年、2010年和2020年三次全國人口普查。

  今年,岑澤珍承擔的普查任務是上世紀90年代末修建的老舊小區居民,共86户。

  “我自己也是老舊小區住户。這次上門入户,我發現大多數家庭都經過了一輪甚至幾輪裝修,設計越來越漂亮,設施越來越完善,材料也更多用牌子貨。”她説,“與前幾次普查相比,大家的日子真是越來越好、越來越進步了。”

  “一品街道處在城鄉接合部,以前只在210國道沿線有幾排不高的樓房,現在它們算比較落伍的了。”67歲的居民陳秀容説,“大規模的新樓建設大概從2003年起開始,現在街上基本上全是新嶄嶄的樓房了。”

  陳秀容所住的房子,也是她口中“落伍”的那一批,但經過前兩年的外立面改造,加上頗有品質的內部裝修,面子裏子都不“落伍”。

  “你問我現在日子怎麼樣?別的不説,光智能電視我家就有3台。想想以前,幾十家人都攤不到一台電視機呢。”陳秀容説,“到大超市買菜、到濱河公園散步、到街道廣場跳壩壩舞……這些事情,以前想都不敢想,現在我卻每天過着這樣的好日子。”

  一品街道四橋村三社地處農村。幾排農家小樓格局統一,每家一樓一底、獨門獨户,門口有個小院,種着鮮花或苗木。樓與樓之間的瀝青路既平整又寬敞。

  73歲的村民周保林在冬日陽光下散步。他家有260多平方米,水、電、氣、網全通,每間房外牆上掛着空調。

  “娃兒在外頭上班,不用我操心。我們老兩口每個月有3000多塊錢收入,又有城鄉醫保,日子過得滋潤。”周保林説,“天冷或天熱我就會把空調開起,這個錢,我們花得起!”

  更理解 法治建設效果顯現,不配合的情況明顯減少

  從靠着一雙“鐵腳板”走街串户,到通過手機、微信預約,從紙筆記錄到電子化採集……從1990年起至今,渝北區統計局綜合科的雷祥奎參與了4次全國人口普查工作。

  從當年的毛頭小夥,到如今的人口普查“活地圖”,他見證了跨度長達30年的時代變遷,也感受到普查方式“由難到易”的變化。

  30年前,一疊紙、一支筆、一個水壺和一把手電筒,就是雷祥奎上門指導普查登記的全部工具。

  “當年最大的困難是交通、通訊不便,人難找。”雷祥奎回憶説,渝北區那時還叫江北縣,到縣城之外的鄉鎮村社進行人口普查,當天不能返回,每次上門起碼要在當地住一天,“我們更怕的是輾轉跑到普查對象家門口,結果關門閉户、人不在家。”

  既無電話,更無手機,聯繫不上普查對象。為了不白跑一趟,雷祥奎經常與同事一早一晚輪班蹲守在居民家門口。

  “如今,我最大的感受不光是交通、通訊越來越便捷,還有普查對象的理解:人們更明白人口普查的重要性,對普查的知曉度更高,也更配合。”雷祥奎説,歷次普查的內容都會略作調整,比如第六次普查對象增加了外籍人士,第七次普查要求登記身份證、住房情況之類的“敏感信息”,而大部分普查對象也都表示理解。

  “當然,不很配合的情況偶爾也有,但明顯越來越少了。”他認為,這充分證明我國人口素質正不斷提升、法治建設效果正逐步顯現。

  作為一名人口普查指導員,雷祥奎解釋説,其實大家對所謂的“敏感信息”大可放心,人口普查是國家為了摸清底數,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基礎資料和決策參考,信息絕不會泄露,也不會另作他用。

  “每次普查,從方式到內容、到普查範圍,都有所改變。不變的,是經濟加快發展、社會不斷進步的大趨勢。”雷祥奎説。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時間軸>>>

  1準備階段

  2019年10月-2020年10月

  組建各級普查機構、制定普查方案和工作計劃、選聘培訓普查指導員和普查員等

  2普查登記階段

  2020年11月-2020年12月

  普查員入户登記,進行比對複查,開展事後質量抽查等

  3數據彙總和發佈階段

  2020年12月-2022年12月

  進行數據處理、彙總、評估,發佈主要普查數據公報,普查資料開發利用等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關鍵詞>>>

  ■ 普查登記內容

  主要包括姓名、身份證號碼、性別、年齡、民族、受教育程度、行業、職業、遷移流動、婚姻生育、死亡、住房情況等

  ■ 普查對象義務

  真實、準確、完整、及時地提供人口普查所需的資料,不得隱瞞有關情況,不得提供虛假信息,不得拒絕或阻礙人口普查工作

  ■ 普查方式變化

  ●首次採用電子化方式開展普查登記,由普查員使用PAD或智能手機入户登記,數據加密上傳

  ●普查對象可通過互聯網自主填報(記者 付愛農 夏元 本組圖片由記者 羅斌 攝/視覺重慶)

編輯: 葛琦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763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