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水產養殖場關了,入江水清了

  新華社重慶11月17日電題:水產養殖場關了,入江水清了

  新華社記者周凱

  在羣山之下的重慶市江津區德感街道長衝社區,草木葱蘢,一個個魚池裏栽着蓮藕,幾隻白鷺翱翔其間,一派寧靜的田園風光。“一年多前這裏還是產生大量黑臭養殖廢水的漁場,是當地河流的重要污染源。”江津區生態環境局黨組成員張利劍説。

  長衝社區位於長江一級支流璧南河旁。當地山下原有一個小煤窯,關停後竟湧出了温泉水,水質達到2類。上世紀80年代起,當地村民開始利用温泉水養殖熱帶魚,規模逐步擴大到養殖户69户、水域面積492.5畝,年產羅非魚等苗種1億尾、商品魚197萬餘公斤,一度成為西南地區最大的熱帶魚養殖基地。

  但隨着沿海地區熱帶魚進入西南市場,長衝漁場的競爭優勢不再。“沿海地區運來的熱帶魚價格比長衝漁場的還便宜,受此衝擊,一些養殖户在利益驅動下,採用高密度、大量投餌的養殖方式,產生了大量養殖廢水。”德感街道農業服務中心主任丁昭健説。

  57歲的村民王真祥從2008年起開始養魚,有近5畝魚池。王真祥告訴記者:“漁場排出的水是黑臭的,加上密度大導致疾病經常出現,死魚很多,這些年只能保本。”

  “温泉水經過漁場後,從2類降到了劣5類,最後排入了璧南河,導致璧南河兩個斷面水質污染嚴重。”張利劍説。

  2019年4月,江津區壯士斷腕,決定關閉長衝漁場。經過近3個月的攻堅,所有養殖户順利實現“退漁轉產”。

  張利劍介紹,在“退漁轉產”的同時,江津區對長衝漁場開展清淤、種植蓮藕修復生態等綜合治理。通過治理像長衝漁場這樣的污染源,2019年7月以來,璧南河相關斷面水質逐漸從過去的劣5類提升到了現在的3類。

  “一開始我還擔心漁場關了後靠什麼生活。現在我領了補償款,每年有土地流轉收入,加上在外務工收入,生活有保障。”王真祥説,“漁場關了後,水清了、環境好了,我贊成‘退漁轉產’。”

  近年來,地處三峽庫區腹地的重慶市全力打好碧水保衞戰,統籌長江干流、支流協同治理,一條條像璧南河這樣的長江支流得到精準靶向“治療”,讓更多清水匯入長江。(完)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749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