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平均壽命僅半年,每年浪費上百億……教材循環使用卡在哪兒?

  新華每日電訊評論員伍鯤鵬

  賣了一麻袋的舊書,最後只買得起一個麻袋。近日《瞭望》新聞週刊報道稱我國教材浪費十分驚人,每年零售數量超過29億冊,總計約260億元的中小學教材最後大多作為廢品被回收。

  教材浪費嚴重是一個老話題了,十餘年前開始就一直有媒體和學者關注並探討我國教材循環使用應該怎麼搞的問題,甚至推算出如果循環使用教材,可節約300萬畝木材、52800萬噸純淨水和633.5萬噸煤,或援建4萬所希望小學等等。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儘管每年在討論,教材浪費的問題多年來依舊未得改善。

  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早已成為大眾共識,從空調調高一度到聚餐少點一菜,我們不斷摒棄着各領域奢侈浪費的陋習。但到了教材上卻任其持續浪費,以致每逢畢業季廢品站總成“教材山”,甚至本應成“古董”的教學磁帶捆着教材賣這一讓人哭笑不得的情況仍在上演。

  教材循環使用到底難在哪?表面上看是產業鏈梗阻加大供需匹配成本,以致循環使用成本太高,或是舊教材破損嚴重,出於消毒和衞生的需要很難讓它們直接進入課堂,又或是循環教材不能隨意做筆記讓學生只能另買筆記本記錄而產生更多浪費等原因。

  有的學生家長表示,“主要科目的圖書學生天天都在用,蘸着口水翻來翻去,若消毒條件跟不上,我們家長根本不願意讓孩子使用舊課本。”這也確實是限制教材循環使用的現實因素。

  但實際上,阻礙教材循環使用最關鍵的“攔路虎”,還是每年數百甚至上千億的“教材生意”。出售每一本新書都意味着更多的經濟收入,循環每一頁舊紙都意味着更高的管理成本,所以哪怕浪費再嚴重,舊書依然只能當廢品賣,新生則必須持續購買新書。甚至有種奇葩觀點認為,每年在新教材上投入的數百億,不僅是培養人才的需要,更是促進消費的必需。

  指望浪費拉動內需,何其荒謬!減少樹木等方面的消耗,減輕家庭的教育負擔……教材循環使用的好處毋庸諱言,其在國外早已非常普遍。在西方國家,一本教材的平均使用壽命為4到5年,而在我國只有半年左右。眼下,我國部分地區義務教育階段的音樂、美術、體育、健康、科學、信息技術等免費教材,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循環使用,可見教材循環使用理論上是可行的。

  杜絕教材浪費是建設節約型社會的必要一環,然而觀念的轉變以及相關利益的存在讓教材的循環使用説易行難,需要學生、家長、學校、出版社以及教育部門的多方共同努力才能實現。期待各方羣策羣力,制定可行方案以實現教材的循環使用,讓教材浪費這個老問題真正得到徹底解決。

編輯: 李海嵐
城市相冊
欄目精選
每日看點
重慶正事兒
本網原創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21126747190